第一千两百四十二章 花开花落(1/2)

活着,也是奢望了。

“她有帝道传承,出生比我好;又有你这么一个男人,靠山也比我好。”

她笑得有些凄艳,又有些失落,垂着长发,落着泪水。

“在我的祖星之上,还有我一个未曾完成婚配的夫婿,或许是因为此吧……”

叶星河沉默而不能对。

“所以,同样无辜,诗依云能活着,而我就必须死,对不对?”

“如果可以,我会奋力为你争取,可惜不能。”叶星河摇头,压住心中的悲楚之情。

“不能做到的事情,世人大可为之开口承诺,信与不信,交给这一去不回头的风吧!”

她站了起来,玉手对准了叶星河:“我,不想死。”

“来吧。”

任何话都是多余的人,一个为了更多的人生存,一个人则是为了自己的生存。

谁也无错,谁都是无辜。

这是一场没有反派的斗争。

轰!

交锋,只在刹那展开,无尽的火和花都在爆发出来,喷向了高空。

火焰如同蛟龙,花亦如是,两者纠缠在一起,像是拧成了一团的绳子,往上方飞去,直透青天,穿云破日。

哗啦!

于高空深处炸开,如波浪一般扩散,将天空染成了异色,绚烂无比。

嗡嗡嗡!

每一片花瓣都在抖动,切碎虚空,斩落下去。

“我们的道也会被压制!?”外围,激战的圣道之人神色变幻。

鬼荒传承,对于其他人的修为有明显的压制作用。

叶星河的血脉在沸腾,每一尊王道身作用都不同,坐在他的体内念诵着帝道真经,对抗这种压制效果,让他得以发挥。

黑色的长发飞舞,眸子里射出一道道雷光,震碎花瓣。

口中喷吐烈焰,迸射出一口口暗红的宝剑,哗啦啦的冲上天穹。

玉手一捏,万千花瓣会和于一体,凝聚成一柄花瓣似得长刀。

让她捏在手中,直劈而下。

“屠龙!”

叶星河踏步向前,两手推无极,能量澎湃,体内杀机化作一条血色苍龙,长啸震苍天,冲了出去,扑向长刀。

刀龙相互碰撞,杀机如雨洒,红色的光从天中落下,将地面的花瓣砸的粉碎。

两人冲入高空,激战不止。

玉手捏着花刀,横竖劈砍扫遍苍穹,迅速无比。

叶星河两手归化成圆,蕴含大道真意,不断来回击打,控制血色苍龙来回冲击,轰击长刀,和对方鏖战。

砰!

花朵绽放,火焰腾飞,光芒举世,耀眼无比。

一道光柱在碰撞之中产生,从中心方位扩散,像是爆炸的冲击波,四处崩毁。

“想要杀我还没有那么容易。”

叶星河的攻击落在花仙子身上,花朵顿时燃烧,化作能量滋补进入了她的身躯,将伤口完复。

她在鬼荒的路上比诗依云要走的更远,她放弃了自身的挣扎,修行此道,越发精粹。

如鬼祸一般不死,难以毁灭。

无数的花瓣化作了犀利的刀,从叶星河肩膀位置砍了下去,带起一片刺眼的血花。

黑色的长袍被切开,血肉翻卷而出。

朱雀火焰和业火同时在当中翻滚,叶星河也迅速复原。

“不死之术!”花仙子目光一绽,随后疯狂大笑:“为何,为何!为何你造化逆天却不用负担这种邪恶的后果!而我却不行。”

她恨,恨这上苍不公,对叶星河多加眷顾,对她则是百般迫害。

好不容易有了逆天传承,却是一场祸事,要她替那无尽死者承担灾难之重。

“错了,昔日我也曾为魔道所误,能有今日都是自身抗争之结果。”

“胡说八道,你是多谢天体之功!”

“天体非是天生,我修天体而逆天,为大道所不容,承受天之百灾,大劫无止境,岂是捡来的?”叶星河叹息。

“我不知道,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。”

“你已偏执,不再是你。”叶星河道。

“你只是为了寻找能够安心杀我的借口罢了!”花仙子一声冷笑,挥刀猛落,断龙也断刀,花开一世。

叶星河长拳震出,冲着对方心口直接砸了过去,没有丝毫留情。

真的有话,也要等到她清醒了,再说。

砰!

霸道的拳头落在了花仙子身上,她的身体当即崩裂开来,化作花瓣飞落,天空洒落阵阵花雨。

叶星河知晓,对方没有这么容易被摧毁,应该还有后招才是。

他抬起了头,谨慎的看着天空。

“诀个胜负吧!“

依旧是她的声音,带着决绝和冷漠,像是腊月的寒风一般无情。

花瓣于半空悬停,将叶星河环绕,接着变幻起来,每一朵花都传出了声音,为漫天鬼哭之音。

嗡嗡不绝,无处不在,声音传出的刹那,叶星河的皮肤抖动了起来,皮层都像是要被剥离下来。

受到声音影响,胸口的鬼头咆哮不止,疯狂的吞噬和进攻,要摧毁叶星河的生机。

唰!

花瓣复苏了,跳脱出一道影子,为花仙子,对叶星河展开了绝杀。

砰!

一招接住,周遭千万朵花瓣都同时复苏,鬼哭的声波荡漾,像是琴弦一般跳动着。

花瓣绽放,人脱离而出,玉足点在每一根跳动的声波弦上,杀招催发,逼向叶星河,索命而来。

“我,想活着!”

她的心中,只有这样一个念头。

攻击如同雨点一般,处处皆是;玉掌翻飞,鬼声不止,从元神和肉身多方面进攻,同时想要将叶星河的修为给压制下去。

“哎。”

叶星河叹了一口气,大钟不断摇晃,粉碎诸多攻击。

他将大钟悬在了自己的头顶,催动它自己晃动起来,用钟波去对抗那奇异的鬼哭之声,自身却盘坐下来。

“无奈,皆是无奈。”

丹田生红光,膻中明寒气,天灵烁紫雷。

身光百耀,叶星河如神魔附身,口中开始念诵经文,唤醒了体内一尊尊王道之身。

空中已被花瓣所占据,每一朵花瓣上都立着花仙子的影子,释放着罪怨鬼气,冲着叶星河嘶吼,发出震碎人元神的恐怖声音。

叶星河丹田处的白莲疯狂生长,在一片邪异之中挺立而起,光洁闪耀,百邪不侵,立在邪画中央绽放。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